财新传媒

【独家】莫尼塔对话“美联储通讯社”

2016年03月10日 10:05 来源于 财新网
近期莫尼塔与素有“美联储通讯社”之称的华尔街日报首席经济记者Jon Hilsenrath就美联储有关货币政策问题进行了交流
钟正生
以下内容由人民币交易与研究论坛成员,莫尼塔宏观研究主管钟正生博士整理

zhongzhengsheng@cebm.com.cn

  主要结论:

  美联储内部对加息存在分歧:一派主张加息,另一派主张不加息,还有一派主张等通胀预期稳定后再作决定。

  美联储将资产价格过剩的风险作为其考量因素,但着眼点主要还是在“双重使命”(通胀+就业)上。

  美国大选不是美联储货币决策的考虑因素。如果美国的经济数据持续强劲,那么美联储依然可能在今年9月选择加息。

  当市场预期与美联储既定路径发生偏差时,美联储会按照自身评估来行动,但会注重引导市场预期,测试市场反应。

  2016年美联储加息节奏亦会按照2015年底首次加息的模式。3月肯定不会加息,但美联储会释放偏鹰派的信号。

  全文共有七大问题,前六个部分是钟正生博士与Jon Hilsenrath的交流反馈,最后一部分是钟正生博士基于此次交流对后续大类资产走势的判断。

  问题一:对于加息美联储内部有哪些分歧?

  Jon Hilsenrath:就加息的意见,美联储内部目前分为三派。第一派认为美国经济虽然相对世界其他国家一枝独秀,但也很难独善其身,美联储需要考虑加息的负反馈效应,加息很可能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

  第二派代表人物为Stanley Fisher,该派认为包括通胀在内的一些美国经济数据近期走势很好。从传统的菲利普斯曲线来看,整个社会的经济资源利用程度非常充分。美联储不需要太过关注外部因素,只需看到内部经济的强健即可。

  第三派认为,通胀预期是美联储非常关注的目标,而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近期美国通胀预期有下滑迹象。目前尚不清楚预期下滑的具体原因,但这可能源自金融市场的暂时紊乱。美联储有必要等到预期稳定下来后再做下一步行动。

  耶伦行事非常谨慎,她一定会在上述三派之间进行权衡,最终的政策结果可能也会偏向折衷。

  问题二:美联储如何评估美国资产价格的风险?

  Jon Hilsenrath:当前美国的资产价格存在一定的风险。大家对美股有几点担忧,比如:由于美元的强势,导致上市公司利润遭到侵蚀;由于信贷条件的收紧,美国上市公司的回购动能减弱,而回购是此前美股走强的重要原因;由于实际工资的增长,上市公司的Profit Margin下降等。

  而美债市场面临的问题是:由于大宗商品价格下挫,能源类公司走势较差,高收益债市场遭到冲击,信用利差居高不下。不过,近期信用利差开始收窄,高收益债有重获青睐的迹象。

  Jon认为,美联储不会特别在乎每天的资产波动,但如果美国资产价格存在泡沫,那么美国经济也不会好,负财富效应可能也会较大。而弱势的经济会导致通胀目标更加难以达到。可见,美联储会将资产价格过剩的风险作为其考虑的因素,但着力点主要还是在“双重使命”(通胀+就业)上。

  问题3:美联储如何应对美国大选的不确定性?

  Jon Hilsenrath:在格林斯潘时代,美联储比较注重政治经济周期。但在伯南克和耶伦时代,美联储还是会按照既定路径行动,不会太在乎美国的政治周期。如果美国的经济数据持续强劲,那么美联储即便比如在今年9月,美国大选迫在眉睫之际,也依然会选择加息。

  问题四:若市场加息预期与美联储给定路径不一致,他该如何应对?

  Jon Hilsenrath: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随着经济数据的波动而摇摆不定。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2013年5月,伯南克宣布缩减QE规模,但直到当年12月才正式开始缩减。但市场预期一直存在,这就引起了资本市场较大的动荡。据美国银行估计,2013年下半年,全球约有15万亿美元的债券遭到抛售。

  Jon认为,美联储会按照自身想法来行动,但会很注重稳定市场预期。当前美联储已经放弃了“前瞻指引”,由于美联储本身对经济走势并不明确,所以也就无法明确地指引市场。比较确定的是,美联储所作的决定都取决于经济数据(data depending)。美联储不会刻意响应市场,而会更多引导市场。

  问题五:美联储如何评估中美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

  Jon Hilsenrath:2015年中国的“8·11”汇改造成了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10月份全球市场逐渐企稳,这是美联储乐于看到的;11月,美联储开始释放鹰派信号,试探市场反应,并在12月启动加息。

  2016年加息的节奏也会按照2015年的模式。虽然近期公布的2月非农数据比较强劲,但3月美联储几乎肯定不会加息,而会释放偏鹰派的信号;如果4月数据表现继续向好,美联储会继续释放更加鹰派的信号,以此试探市场反应。

  至于6月是否必然会加息?一切都是基于数据,美联储不会刻板行事。

  问题六:美联储是否会在将来再次降息?

  Jon Hilsenrath:设想5种情境:1、如果美国经济复苏远超预期,美联储必然更快加息,加息路径更加陡峭;2.、如果经济数据符合预期,则美联储会按照既定加息路径行动;3、若经济数据存在分歧,美联储则会wait and see,不会着急行动;4、若经济数据逊于预期,则美联储可能会有policy reversal,甚至启动降息;5、最坏的情形是出现黑天鹅,导致全球经济动荡。在这种情形下,美联储可能启动第四轮QE,但该情境出现的条件是中国经济硬着陆。但对不同情境的可能性需要大家自行判断。

  以下为钟正生对未来大类资产走势的判断?

  美元:若美联储加息节奏维持谨慎,则美元触顶的时机会被延迟;

  美债:近期风险偏好有所回升,信用利差会收窄;

  美股:如果美国经济持续向好,美国上市公司盈利修复,大家对美股估值过高的担忧也会有所缓解;

  大宗:由于美元触顶被延迟,则大宗商品见底反弹时间亦被相应延迟,这是一个简单的相关性判断;当然,大宗商品价格走势还需要考查中国是否出台大规模刺激政策。当前普遍共识是,中国需要刺激,但刺激可能是形势倒逼的结果,会达到怎样的量级还难有定论。

  人民币汇率:2016年人民币汇率不会存在太大问题,主要理由如下:

  美联储较谨慎,今年加息次数不会多,下半年美元指数不会很强势,对人民币的压制会减弱;

  人民币汇率的波动也需要考虑央行的意愿;小川行长此前提到,即便推进人民币汇改,也会很注重时机,不要引起太多外溢效应,不要引起外界太多批评;

  央行在人民币在岸市场有足够控制力,而离岸市场由于流动性已经抽紧,央行操控力也在提高。据说央行近期在外汇市场频繁进行外汇掉期操作,干预离岸人民币汇率,这种操作既能稳定人民币汇率,也不会立即消耗外汇储备,即便到期交割,也可以以较低的成本续作,技术上没有问题;

  国内企业去美元杠杆也会给人民币带来一定的压力,但该情况在2016年上半年或会结束。这也是小川行长所言的,企业层面结售汇策略和外汇资产配置的调整有个自然出清的过程。(完)

财新智库莫尼塔出品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或联系
cebm@caixin.com
财新智库莫尼塔 财新智库莫尼塔,是财新智库旗下一家独立的投资研究与商业咨询公司,
服务于国内外机构与企业客户。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最新文章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