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联储加息点评-后续决策仍然路径依赖

2015年12月30日 15:12 来源于 财新网
马丁•库珀 马良良
莫尼塔(上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特聘顾问 财新智库莫尼塔分析师
llma@cebm.com.cn

  核心提示

  FOMC16日启动了2006年来首次加息, FOMC对于利率预期的最新点阵图仍然指向2016年加息四次,而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市场预期的3月再度加息概率约28%。市场与联储之间对于未来的加息路径预期仍然存在较大分歧,未来的经济数据是影响这两方预期的核心因素。

  报告摘要

  短期市场对于联储加息已经充分预期,因而影响不大。

  明年联储加息次数将密切依赖于经济数据。市场预期2-4次加息,到2016年底超过1%。唯一能确定的是方向会继续往上走,但是幅度很难确定。联储加息步骤取决于美国经济,表现更强加息更快,如果低速增长就会减速

  联储小幅加息对全球净影响不大。一方面可能会对全球流动性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另一方面更强的美国经济意味着更多的美国进口;对其他国家不会产生一致性冲击。

  个人观点认为长期美国国债会提升,当前10年期利率水平2.3%,通胀1.5%,实际利率低于1%,从历史水平来看这一实际利率水平还是太低了,如果没有再次发生大的经济下行,未来三年10年期美国国债利率水平比当前水平提高1~2个百分点是完全可能的,从英国和美国的长期历史来看,一个优良的国债实际3%左右的回报水平是合理的。

  里查德-库珀点评联储加息:未来仍然路径依赖

  本次加息是2006年以来联储的第一次加息,共加息了25个基点。然而,对本次加息的预期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市场已经做了充分预期,区别只是对加息的具体时间的判断问题。本次加息幅度小,总体仍然是一个非常宽松的环境,因此并不会产生迅速剧烈的影响。

  金融市场交易者对央行决策敏感,联储宣布首次加息后,美元小幅升值,美国股市和债券小幅下调,但我估计这种市场反应将是短暂的,因为加息已经被充分预期,不会有很大影响。

  最实际的问题是明年会发生什么情形,联储说明这是第一步,市场预期2-4次加息,短期超过1%的利率。唯一能确定的是方向会继续往上走,但是幅度很难确定。联储加息步骤取决于美国经济,表现更强加息更快,如果低速增长就会减速,会选择更适合经济的利率水平。

  在分析对其他经济主体的影响时,影响有两个方面,一方面可能会对全球流动性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另一方面更强的美国经济意味着更多的美国进口。联储对其他国家净影响较小,其他国家不会产生一致性冲击。日本欧洲偏弱,印度经济出挑但是问题是可以延续多久。日本欧洲的增长是基于低利率的,预计会继续维持宽松,流动性会继续流入美国。俄罗斯和巴西今年经济放缓,预期明年会继续放缓,预计会继续货币宽松,困境是要继续宽松但是面对货币压力有升息压力,主要自己经济的压力。

  以美元计价的债务,现在只加了25基点,影响可控。问题取决于明年和2017年,取决于美国经济本身有多强,和对货币政策有怎样的影响。

图表

  与理查德-库帕对话

  Q:16号会议公布后,点阵图预期2016年底联邦基金利率水平达到1.4%左右,有指导意义么?

  A:FOMC的预测是19个人参与,其中有12个人进行投票。他们不签署合同并不对此负责,他们只是基于公开信息形成的个人判断和猜测。所以仅仅代表一种观点。

  Q:总统大选,是不是会对货币政策产生影响?

  A:直到秋季前决策主要按照经济数据,总统大选应该没有影响。但是10月份考虑到11月大选的因素联储应该选择当月不会调整利率水平。

  Q:中国经济将保持6.5%以上的增长,中国经济将在全球经济中的份额越来越高,未来中国的状况对美联储决策是否会产生影响,对未来5年中国经济GDP增长预测?

  A:外部经济体对联储决策不会有非直接影响,但会产生间接影响,都要通过美国经济体来对联储的决策产生影响,如汇率和外贸。我认为中国要实现未来五年6.5%的经济增长是有相当难度的,这里边有多方面的因素,其中人口结构的变化是主因。但必须认识到增速掉到6.5以下并不意味着中国政府的政策失败。

  Q:对2016年人民币美元汇率怎么看?

  A:短期汇率水平受到多种因素影响,很难预测,特别是中国资本项目开放的步伐可能对人民币汇率产生不小的影响。但如果看长期20-30年,参照其他中等收入国家的发展经历,本币往往都会进一步升值。

  Q:中国未来5年,什么样的GDP增速是合理的

  A:2020末预计中国GDP增速将低于5%,但从全球标准来看这一增速仍然是很高的。

  Q:根据点阵图要加息4次,但是债市对加息这端没有反映,应该如何看待?

  A:加息4次只是当前联储委员的猜测,所以当前的市场没有反映也属于正常。个人观点认为长期美国国债会提升,当前10年期利率水平2.3%,通胀1.5%,实际利率低于1%,从历史水平来看这一实际利率水平还是太低了,如果没有再次发生大的经济下行,未来三年10年期美国国债利率水平比当前水平提高1~2个百分点是完全可能的,从英国和美国的长期历史来看,一个优良的国债实际3%左右的回报水平是合理的。当然也有萨默斯理论,认为利率可能长期维持在0利率的水平。如果长债利率水平逐步上升对整个金融市场肯定还是会有比较大的影响。■

马丁•库珀

  马丁•库珀

  Richard N. Cooper, 前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主席, 是莫尼塔(上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特聘顾问。他曾效力于美国肯尼迪政府、卡特政府和克林顿政府,曾任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美国经济事务副国务卿、美国国务院国际货币事务副助理国务卿、美国经济顾问委员会高级经济学家。Richard Cooper先生于1958年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硕士学位,1962年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1981年至今任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

财新智库莫尼塔出品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或联系
cebm@caixin.com
财新智库莫尼塔 财新智库莫尼塔,是财新智库旗下一家独立的投资研究与商业咨询公司,
服务于国内外机构与企业客户。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最新文章

财新微信